您的位置:首页>>媒体评论

为何雷军执意卖“互联网价”?从小米六轮融资对赌说

发布时间:2018-06-12 09:48:10  来源:第一财经   编辑:张宏伟  背景:

  为何雷军执意要卖“互联网价”?要从小米六轮融资的对赌说起

  杜卿卿

  优秀的公司,加上一个好的价格,才是一个好的交易。相反,即使是一个伟大的企业,如果投资的价格太高,一样让你亏钱。所以,定价十分重要。

  证监会官网11日公布了《小米集团公开发行存托凭证招股说明书》(下称《CDR招股书》),小米有望成为战略配售基金“打新”的第一个标的。

  第一财经独家获悉,作为小米集团的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雷军也在11日现身基金公司,开始进行路演。为了获得更高的首发估值,向机构解释小米已经从手机硬件制造商发展为一家互联网科技企业,成为雷军亲自“出山”路演的一个目的。

  小米的CDR到底会定在多少钱?通过战略配售基金参与CDR“打新”,能获得多少收益?目前这两个关键问题都还没有定论。但是另一端,“宣传单进菜市场”、“四线城市退休老人被推销两位数保本配售基金”等夸张案例却频出,机构销售引领的“盲投”火热进行。

  小米“下限”和“上限”

  作为新政落地CDR开闸后申请的第一单,小米同步香港IPO和境内发行CDR备受市场各方关注。但是,在小米还没有完成定价时,战略配售基金已经开售。

  根据监管规定,首批试点企业须为市值不低于2000亿的境外已上市红筹企业,或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30亿且估值不低于200亿,尚未上市的创新企业。

  小米称,公司因2017年主营收入不低于30亿,且报告期内进行的F轮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融资,融资估值均不低于200亿,符合创新试点企业的相关规定。

  第一财经记者获悉,目前雷军已经携高管开始了机构路演。小米到底算一家手机硬件制造商,还是一家高科技互联网企业?划归不同的行业,意味着对标的估值天壤之别,这也是雷军非常关注的重要问题。

  在招股书中,小米将自己称为“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和IOT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去年公司收入1146亿元人民币,其中第一大业务智能手机收入806亿,IOT及生活消费产品234亿,以及互联网服务99亿。

  随着上市临近,公司估值上升,小米由于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导致的亏损幅度扩大,截至截至2018年3月31日,公司未弥补亏损达到1352亿。不过,扣非后,归属母公司普通股股东净利润为-22.38亿,2017、2016、2015年分别为2.33亿、39.45亿、10.38亿。

  基于这样的盈利规模,小米的估值方法注定要异与以往A股上市的通行做法。不过,在小米招股书中,公司与优先股股东之间的“对赌”安排,决定了小米估值的下限。

  截至目前,小米集团已经完成A、B、C、D、E、F轮优先股融资。小米与优先股股东之间有协议约定,如果公司在2019年12月23日前没有完成合格上市,则需要赎回。

  自该日起,公司除F轮优先股股东外的其他优先股股东,或多数F轮优先股股东,均有权要求公司以两种方式回购——投资成本加年复利8%加已计提但尚未支付的股息,或者赎回时点市场公允价值。价格孰高者为准。

  公司章程还对“合格上市”做了明确规定,限于在港交所、纽交所、纳斯达克,或经公司持股50%以上的A、B、C、D、E、F轮优先股股东或转换后的B类普通股股东同意的其他交易所,且要求公司上市时估值达到一定水平。

  前六轮融资完成后,公司股东增至71席。其中A类普通股占比31.9706%,B类普通股股东占比17.8666%,其余六轮优先股总共占比50.1628%。

  因此,若公司未能在限定时间内实现合格上市,则公司面临优先股赎回,由此可能给公司经营和财务造成较大风险。

  2018年1月1日至公司上市时点期间,公司估值整体上升将造成优先股公允价值大幅提高,从而导致当期将产生大额公允价值变动损失。2018年4月,小米向雷军控制的smart mobile holding limited 发行6395.96万股B类普通股,该次股权激励确认98.3亿元股份支付费用。基于上述两大影响因素,小米预计上市当年财务报表净利润仍可能大额为负。

  小米在《CDR招股书》中没有公布,与优先股股东达成的协议中“上市前估值达到一定水平”具体为多少金额。业界有猜测称或在600亿美元左右。无论具体金额多大,这也决定了小米估值的下限。

  “小米可能会成长为一家优秀的公司,但是不是在当前这个时间就值800亿、900亿美金这样的价格,这是很难说的。”一位资深基金投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将小米的硬件和软件分开来对标,按照最理想的状态,硬件对标苹果,软件对标腾讯,最终市值也很难达到当前部分机构给出的估值水平。

  2010年8月,小米A轮融资,增发价格0.1美元/股;2011年9月,小米C轮融资,2.0942美元/股;2012年6月,D轮融资,8.1882美元/股;2014年12月,F轮融资,增发价格20.1682美元/股。

  那这个价格是否可以作为参考?

  “按理来说,我们不应该受到前面几轮融资估值的影响。过去的融资,跟现在我给他定多少价格没有关系。如果跟过去的融资都有关系,那就很简单,我就找几个投资人,我每隔半年融一轮,估值涨一倍,然后再来上市,那你就按照我最近半年的融资来定价?那是不行的。”在上述基金人士看来,投资者不论投资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未来都需要用股权投资基金的方式来评估定价的高低,单纯看PE(市盈率)的方式需要改变。

  配售基金的“盲投”与“盲选”

  小米作为申请发行CDR的首单,也成为投资者参与战略配售基金的主要评估标的。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监管层会严格控制今年CDR发行的数量和节奏,接下来还有哪些企业会发行,目前还不确定。这些企业将以怎样的价格发行,也不确定。

  换言之,投资者在投资战略配售基金时,既无法获知基金未来的投向,也不知道未来基金参与CDR的价格。

  在今年5月发布的《证券发行承销与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规定,在境内发行CDR的,可以向战略投资者配售股票。招商证券分析师郑积沙解释称,战略配售类似香港市场上“基石投资者”的“基石”概念,战略投资者以不参与网下询价和限售期换取优先获配权利。

  6只战略配售基金在6月6日获批,并从6月11日开始对个人投资者销售。根据最初的设计,每只战略配售基金上限规模500亿,总计3000亿。

  根据证监会要求,CDR发行人及其主承销商将根据企业各自情况,设计发行方案,对机构投资者参与询价建立激励和约束机制,来促进专业机构投资者积极参与、审慎报价。

  不过,随着基金、券商、银行全力开卖,并配以“国家战略”、“政策红利”,再加上“史无前例”、“限时限额”等颇具吸引力的宣传,投资者在“半信半疑”中参与热情高涨。

  根据机构的普遍预测,相关试点标的未来还将有两类,一类是已在境外上市、满足2000亿市值要求的红筹企业,包括百度、腾讯、阿里、网易、京东;另一类是尚未在境外上市、满足200亿市值30亿收入的企业,包括华为、滴滴、阿里云、美团、今日头条、菜鸟网络、大疆创新、口碑、饿了么、威马汽车、蔚来汽车、北汽新能源等。

  “战略配售基金算是一个创新,让散户投资者有机会参与分享科技创新企业的成长收益。不过,在ADR、HDR领域没有看到类似的案例。”前述基金人士告诉记者,投资的问题应该用投资的办法来找出答案,最终还是一个价格的问题。

  对于CDR如何定价,业界有三种分析。一种认为,监管层会进行窗口指导,引导企业发行参考23倍市盈率,来发行CDR。理由是,A股市场有炒新的文化,首发上市后会连续爆炒,若投资者可以从二级市场参与,如果不限制市盈率,会导致CDR溢价大幅高于正股。另一种认为,CDR本质上是基础证券在异地上市的存托凭证,只需要按照正股价格进行转换即可。

  还有一种认为,CDR因该在正股价格基础上,稍微打折后在境内发行。理由是,BAT等公司在美国市场上市多年,市场定价是经过长期检验过的,是相对合理的估值水平。在这个基础上打一点折发行,是比较合理的。

  郑积沙也认为,已有国际定价的标的CDR价格,会与海外现有价格基本一致或略有轻微折价。

  不过,在前述基金人士看来,即使是折价发行,对境内投资者而言风险也很难评估。“我认为CDR一旦在A股挂牌,肯定会涨一把的,甚至会比美股有更高溢价。但是,如果你问我买不买配售基金,我只能说会考虑一下。”前述基金人士说,对于不同的标的,定价高低、风险差异都很大,比如阿里巴巴折价10%发行,或许愿意购买的人很多,但如果是百度,那可能是另一个问题。而关键在于,配售基金会如何去投资各家CDR,目前投资者无法确认。

  在他看来,美股目前可能正站在9年长牛的尾部,战略配售基金三年封闭期,即使当前折价发行,3年之后股价是否会大跌,目前谁也说不准。

  “当然,基金和企业在询价阶段会进行博弈,也会将未来下跌的可能考虑进去,但价格依然很难反映风险。”该人士说,排除定价的技术难度,还有更重要的因素——美股的股东对于发行CDR可能带来的权益摊薄,一定会进行制衡,这是监管干预控制不了的。




关注ITBear科技资讯公众号(itbear365 ),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网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返回网站首页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

二手车电商 后融资时代IPO还是被并购?
继优信二手车在月初宣布赴美IPO之后,6月6日,收车平台车置宝传出完成8亿元人民币D轮融资的消息。
日期:06-13
为何雷军执意卖“互联网价”?从小米六轮融资对赌说
优秀的公司,加上一个好的价格,才是一个好的交易。相反,即使是一个伟大的企业,如果投资的价格太高,一样让你亏钱。所以,定价十分重要。
日期:06-12
两大网约车应用越来越像,它们的未来会是什么?
(原标题:Will Uber and Lyft Become Different Things?)
日期:06-12
互联网跨境电商贸易:网购时代的“网上丝绸之路”
跨境电子商务,是“网购”时代向境外扩散的一种表现形式,被称为“网上丝绸之路”。
日期:06-12
移动出行资本大战 在东南亚打响
在中国移动出行市场被滴滴一统天下后,资本开始涌入6亿多人口的东南亚市场。
日期:06-12
苹果,你怎么了苹果?
有些时候把用户体验做得至臻至善是好事。
  苹果就是很典型的标杆,比如经典的 Mighty Mouse,比...
日期:06-12
CDR“第一单”为何是小米?
 昨日凌晨,小米集团的《公开发行存托凭证招股说明书》(下称预披露)在证监会网站披露,如进展顺利,小米有望成为首家CDR试点企业,且是港股IPO与境内CDR同步发行。
日期:06-12
2018,知识付费会“凉凉”吗?
2016年、2017年,知识付费迎来爆发,一时间,任何观点、方法论、干货都可以贩卖。
日期:06-11
联想、海尔、美的,每一家巨头背后都有一个你不知道的隐秘王国
原标题:联想、海尔、美的,每一家巨头背后都有一个你不知道的隐秘王国
日期:06-11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QC充电头?
都说“做苹果产品的配件永远不缺市场”,这毋庸置疑。但是对于手机配件来说,市场需求一方面源自手机硬件部分的自然迭代,另一方面则是产品系统的升级。
日期:06-11
从“爆火”到“遇冷” 无人货架还能走多远?
资料图:记者探访“无人超市”,感受“刷脸”购物。图为顾客购物后排队结算。 ...
日期:06-11
深度解读:CDR基金开售,风口还是风险?
不可否认,BAT等境外上市企业通过CDR曲线回归,意义重大。然而,任何投资都是有风险的,BAT的回归也不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它还可能面临以下一系列压力和挑战。
日期:06-11
“内核战争”爆发 英特尔和AMD互怼!
 自从AMD在2017年发布Ryzen处理器系列以来,英特尔和AMD似乎始终处于“内核战争”之中。显然,在核心计算和最终性能方面,他们都在试图超越对方。
日期:06-11
人民日报:独角兽企业,不要虚胖要少壮
 “独角兽热吗?热,真的很热,热得我都有点心慌。”下午2点半,在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东亚望京中心的办公室,优信创始人戴琨用10分钟就吃完了午餐盒饭。
日期:06-11
六问手机流量那些事:我的流量去哪儿了?
 “周六去了趟营业厅,发现十个有九个在问:流量去哪儿了?”知名通信专家刘启诚在朋友圈感叹道。这只是个缩影。
日期:06-11
同时打6份工?“零工经济”是这样改变世界的
你还在拿“死工资”吗?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打零工”。
日期:06-11
美滴攻防战两个月后,美团向左,滴滴向右
一向以“快”制胜的美团,却在打车业务上“慢”了下来。即便多个城市的网约车...
日期:06-07
外媒:中兴通讯与美国政府签署原则性协议 公司将恢复运营
6月6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知情人士透露,中兴通讯已经与美国政府签署原则性协议,美国商务部将...
日期:06-06
从Netflix到雷鸟,看会员经营的行业大势
截至美东时间5月25日收盘,21岁的流媒体视频平台Netflix以每股$351.29收盘,市值(1526.9亿美元,约...
日期:06-05
没有公有云的IT服务商做不好超融合!?
  几年前,德云社开创了这样一个流行句式:不想当将军的医生不是好厨...
日期: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