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筹、水滴互助创始人沈鹏做客王峰十问:公司在区块链技术上已有布局-ITBEAR科技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区块链

水滴筹、水滴互助创始人沈鹏做客王峰十问:公司在区块链技术上已有布局

发布时间:2018-06-11 15:25:2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徐彬  背景:

  6月1日晚,水滴筹、水滴互助创始人沈鹏做客王峰十问,就美团、美团外卖的创业经历以及创业水滴公司(旗下产品:水滴互助、水滴筹、水滴保)以来的感想做了分享,精彩的内容赢得众多创业者、投资机构、知名媒体的一致点赞。

  王峰十问是一个由互联网创业圈、区块链技术圈、创投圈及媒体等业内知名人士组成的社群,此前曾邀请到阿里巴巴首席战略官及湖畔大学教育长曾鸣、360集团董事长兼CEO周鸿祎、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等嘉宾前来分享,引发了互联网圈内不小反响。

  水滴筹、水滴互助创始人沈鹏是前美团10号员工、美团外卖联合创始人,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清华大学,2017年被评为福布斯亚洲30位30岁以下商业领袖。2010年1月读大四的沈鹏,以实习生的身份加入王兴创业团队,深度参与了美团的从0到1。2013年跟随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内部创业,创建美团外卖并担任项目负责人,带领美团外卖从零做到市场第一。2016年4月,沈鹏离开美团点评,创建水滴公司。截至2018年4月,水滴公司独立付费用户数超过1亿,注册用户数突破3.6亿。

  作为王兴麾下一员大将,沈鹏对互联网创业有着深刻的理解。他创立的水滴公司,通过水滴互助、水滴筹、水滴保的联合,探索公益与商业协同发展。同时,水滴公司也在积极探索借助AI、区块链、大数据等技术,协助传统保险公司和医疗机构建立新型的分销渠道,为用户提供更为低成本、高性价比的医疗健康与保险保障服务。

  本期《王峰十问》的主持人为德鼎创新基金(原德丰杰龙脉基金)合伙人王岳华,以下为完整对话内容:

  主持人:欢迎水滴筹、水滴互助创始人兼CEO沈鹏。

  沈鹏:大家好,我是水滴公司创始人沈鹏,非常感谢王总的邀请。

  主持人:很开心能邀请到沈总来跟我们聊聊人生。沈总,我们今天有几个问题会逐一向您请教。第一个,在过去发生的哪三件事推动并改变了您的人生?

  沈鹏:主要是这三件事:

  1、小学五年级爬电线杆,我被电伤住了半年多的院;

  2、2010年1月,参与了美团的创业;

  3、2016年4月,从美团离职创立水滴公司。

  先说第一件事情,小学五年级时我比较调皮,在寒假的时候,和小伙伴们比赛爬电线杆,因为电线杆漏电,我非常不幸被电伤了,因为头和左臂大部分皮肤被烧伤,自己住了半年多的院(到现在后脑勺还有一大块头皮不长头发)。在这半年里,当我看到床位两边烧伤的患者来来去去,有些家庭条件好的,用了最好的治疗手段,很快康复了;有些因为治不起病去借了高利贷;还有些病情严重的就转了病房。这也导致了在这半年时间里,我持续感慨人生、思考人生,一直在想人为什么活着,活着怎么样才更有意义。

  主持人:这个我的理解是, 人有时候真的要停下来,留些时间给自己有深度思考的机会。 整天忙来忙去,没有机会思考,才是问题。

  沈鹏是的,毕竟自己当时还小,很多道理没有完全想明白,但这件事件促使了我在以后的学习工作中不断的去思考这个问题。。那段经历之后,我面对事情显得更从容。当面临很多选择的时候,我会去选择更有意义或者更有挑战的事情,而不是容易的事情。下面讲下第二件改变我人生的事情,其实第二件事情更多是基于第一件事情基础之上。

  主持人:深度思考的确是一个关键,夜深人静的时候,想一想区块链,越想越可怕。

  沈鹏:我是一个比较爱挑战、爱折腾的人。上大学期间,我搞过留学中介、办过兼职俱乐部,但做的都是小生意,怎么也做不大。因为经常会在优酷和土豆看创业节目,所以我认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可能会让很多人都有创业机会,于是我在2008年开始尝试互联网创业,做了几个事情,但最终都没做起来。我意识到,当时的我还不具备互联网创业的能力,或者是不具备一些条件。如果要想创业成功,应该找一个靠谱的创业者去学习,跟他学习一下如何在互联网领域创业。

  主持人:这也是一般创业者的路径,先在大公司历练或是学着做,等有一定的经验积累后,才能独当一面。

  沈鹏:我之前非常关注王兴,在2009 年“饭否”被封时,我就更关注他了,感觉他一定会做一点更新的事情。没过多长时间,就有媒体报道王兴正在寻求下一个机会。我当时搜到了他的邮箱,试图和他联系,但没有成功。2009 年 11 月,我再次给他邮箱里投了简历,后来我就成了美团第10号员工。我从BD实习生开始做起,前两年美团的发展并不太顺,规模比很多同行小,融资也不占优势,当时根本就没有想到美团能做成今天这个规模。但是,我从王兴身上看到了很多创业者不具备的优秀品质,我坚信美团在王兴的带领下能够胜出,我也非常珍惜这个锻炼机会。

  主持人:我觉得没有在大体量公司里锻炼过的话,创业的路一定会很坎坷。毕竟很多解决问题的能力、领导统御的能力,都是训练出来的,天才型的创业者毕竟是少数,我们该为沈总鼓掌。

  沈鹏:当初我面试的时候就跟王兴说,准备先跟他学几年,以后还是想独立创业。王兴也很包容,并没有因此拒绝我,依然很认真的对待我。我在他身上学到很多,王兴身上有很多常人没有的特质,并且随着周边环境的变化,他总能做出让人佩服的决策或者反应。2013年,我在美团内部创业做了美团外卖,当时王兴和王慧文也给我很大的支持。从入职到离职,我前后在美团待了6年多,也成长了很多。美团的经历我认为是找到了自己的伯乐,并且以极高的投入度参与了美团创业,借假修真,同时在对创业的理解以及团队管理上收获到了很多。

  第三件改变我人生的事情是,2016年4月我从美团点评离职创业做了水滴互助、水滴筹、水滴保。当时时间点比较好,资本比较冷,新出来的创业者并不多,好的创业项目也不多,所以我那时候出来创业,大环境助推我聚到了更好的合伙人和投资人。

  网友提问:当时是什么原因促使你想做美团外卖这个项目的,是王兴的主意还是你自己的想法?

  沈鹏:其实是不断探索出来的。最早是我的直接领导王慧文(现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美团打车、美团外卖、美团新零售负责人)提出来的这个想法,但并没有团队立即去做。当时我和另外一个产品经理在内部创业,做一个叫“美团会员卡”的项目,后来在和商户聊合作的时候,看到了这个商户在用饿了么接单,但用的是台式电脑连着网线外加一个音箱。那时已是2013年下半年,小米、华为等安卓手机已经开始普及了。

  主持人:沈总,当时你们决定切入这个市场时,凭借的既有优势是什么?

  沈鹏:看到这个现象后,我们就回公司讨论。讨论后我们认为,智能手机的普及,会让更多商户用手机接单,这样就会产生质和量的变化,并且在大环境下能做互联网外卖生意的商户也会越来越多。如果供给端的商户变多了,用户的选择丰富了,势必会激发更多的需求,这样也就提升外卖的频次,同时即时配送管理效率的提升,也将进一步提升用户体验。方向确定了,剩下的全靠勇气和执行力了。

  网友提问:王兴和王慧文对你的影响在哪里?

  沈鹏:看待问题回归本质,坚持做正确的事情。

  网友提问:刚才你提到这个外卖项目本来是王慧文想做的,后来你们打磨完产品之后由你来负责了,所以当时美团内部是鼓励内部创业的,真的会存在内部不同团队之间竞争激烈这样的情况吗?

  沈鹏:当时美团有个新业务孵化团队,是王慧文负责。我是这个团队的项目经理之一,当时我们一直在思考可以做什么,同时也会去不断的尝试。当然并不是有了想法就去做,如果有想法,没想清楚,那就很难持续做下去。

  主持人:第二个问题,现在您在做的最重要的三件事是什么?

  沈鹏:创业做水滴,当前阶段最重要的三件事:1、找到合适并且相对最优秀的人加入公司;2、在业务层面继续优化流程、抓好过程,持续不断的经营信任;3、确保公司有绝对充足的资金。

  网友提问:我记得你宣布做水滴的决定改变了你之后的人生规划,并导致了现在你最重要的三件事情都跟水滴相关,最重要的就是水滴筹的发展。

  沈鹏:我们做的事情是为广大人民群众高效的提供医疗资金,让每个人在面对疾病时都能有保可医。当前业务上是水滴筹、水滴互助、水滴保三者结合,水滴互助和水滴保做的是事前保障业务,给用户提供未雨绸缪的健康医疗保障和保险。水滴互助不是保险,是采用会员小额预付费的形式,按照“一人患病,众人均摊”的既定规则,组织会员围绕大病救助形成的互联网互助社群,它具有性价比高、加入门槛低、受众广的特点,所以看起来更像是医保和商保的补充;水滴保是我们推出的互联网保险优选平台,它的初衷是联合其他业内知名保险公司为人们提供性价比高、保障范围全的健康险产品,增加人们抗风险能力;水滴筹是当前国内最大的免费大病筹款平台,也是国内大病筹款0手续费的开创者。截止目前,水滴筹已成功为60多万个没有充足医疗资金的大病患者提供了免费的筹款服务,累积筹款金额近70亿元,超过1亿人参与捐款,2018年5月筹款额超过10亿元。这三个业务都是给人们提供医疗资金的,区别是覆盖的人群和服务内容有所不同。

  网友提问:创业你怎样找到最牛的人来帮你?记得雷军说创业阶段要花百分之八九十的时间找人,如果立意非常崇高,就容易拉人入伙。

  沈鹏:我理解雷总说的“创业阶段要花百分之八九十的时间找人”是要持续不断的引进人才。目前我没有做到拿出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时间去找人,但百分之六十的时间是有的。我认为一个靠谱的创业公司应该用人才密度来解决各种创业中的问题,所以要重视引进人才。我不太做三顾茅庐的事情,一个优秀候选人,我会诚恳地和他进行长谈,争取2次之内和他达成合作,但是如果连续沟通没达成,也不会勉强。

  目前在团队方面,我们需要更多的保险业资深管理人才。最佳核保、理赔需要无缝对接医疗信息系统,但是当前国内医疗机构的信息化水平还是有待提高,现在还是需要部分对接医疗信息系统外加人工环节。

  网友提问:这三个产品是你想布局的水滴生态的全部吗,水滴未来的规划布局是怎样,你们的愿景是什么?

  沈鹏:当前这三个业务只是水滴公司发展第一阶段的切入点,我们公司有一个使命:保障亿万家庭。

  网友提问:水滴平台计划怎样跟区块链结合?您觉得现在与区块链结合的切入时机是否合适?

  沈鹏:我们认为不论做保险还是做大病筹款,本质都是经营信任,所以业务要做到足够的严谨、透明。水滴互助和水滴筹都很适合上区块链,但我们并不着急,等业务流程优化的更好了再上。其实我们在2016年5月水滴互助上线的时候,就提出了用区块链技术改造公益,但当时我们发现大众对区块链的认知还不够,上了区块链很多老百姓也看不懂,相比之下还不如认真的经营,用大众更认可的方式做透明度和严谨性。比如:每当有人被赔付的时候,我们就会把这个需要赔付会员的调查报告公示出来,在7天的公示期内会员们没有反对,没有实名举报,我们才会赔付,我们力争每个环节都做到公开透明。

  虽然我们不着急上区块链,但我们还是有一些布局的。5月20日,我们和腾讯公司、高榕资本等五家机构共同在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捐赠并设立了区块链研究中心。未来,我们将为五道口金融学院提供在精准扶贫、互联网健康医疗保障、保险科技、慈善公益等领域的研究支持,探索区块链等Fintech对这些行业的影响,从而降低整个产业运营成本。

  网友提问:你觉得水滴在未来发展的过程中,水滴的成功或失败,会与你个人的性格、思维方式、做事方式、经验等会有什么关联吗?在这个创业经历中又对你个人起到了哪些塑造作用?第二个小问题,现阶段你能给大家提供什么?第三个小问题,现阶段你需要什么?

  沈鹏:我受王兴、王慧文的影响是比较大的,以我原本的性格和思维方式,其实是很难把水滴做成的。美团的经历让我有非常大的改变,以至于现在的思维方式有很大修正。另外,整个公司也在建立正确的企业文化,是基于公司价值观与第一性原理(底层科学逻辑、物理学、数学、生物学等)为支撑,以用户与公司利益优先的决策与沟通文化,这个大环境ok了,很多事情自然会做的更正确。

  目前,我们能给中国老百姓提供高性价比的商业健康险与互助保障。在当前阶段,我希望整个团队能更认真、聚焦的做好当前的业务。其实创业这事是打铁还需自身硬,外部帮不了你太多。

  网友提问:沈总你好,我想冒昧问一下你所说的产业生态当中怎么来产生闭环?同时,水滴筹与轻松筹的优势在哪里?

  沈鹏:我定位水滴公司是一家社会企业,我认为应该先把社会价值、影响力、用户规模做起来再考虑其他。这也导致我们融资并不容易,但最终达成的投资方都是高榕资本、IDG资本、蓝驰创投、创新工场、真格基金这些双币种基金或者腾讯、美团点评这类公司。前不久我们还获得了2018年度社会企业大奖,是希望工程发起人徐永光以及相关业内评委对我们的认可。

  我认为水滴筹团队相对于友商最大的优势是这三点:1、有实战经验非常丰富的团队,核心管理层大部分都是我的靠谱的老同事或者非常优秀的互联网创业者,平均年龄30岁,他们大部分过去5-10年都是在一线靠谱互联网公司担任中层或者高层;2、执行力强,团队文化是结果导向、追求极致,我们仅仅1年时间就绝对反超了比我们早启动2年的友商,成为行业绝对第一;3、业务方面,我们是线上线下结合,其他同行们一般是二者做其一。过去腾讯、高榕资本、IDG资本、蓝驰创投等机构连续投了我们几轮,当前公司资金还是比较充足的。另外值得说明的是,水滴筹是国内第一家0手续费的大病筹款平台。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沈总,您认为未来改变世界格局的三件事会是什么?

  沈鹏:我认为改变世界格局的三件事:

  1、水滴筹是国内大病筹款0手续费的开创者,我们打破了过去大病众筹还要收续费的惯例,就连微信、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平台收取的0.6‰通道费,也由我们自己帮大病患者补贴,目前我们在这个领域的市场份额大概是58%,未来我相信水滴筹及水滴公司将会帮助更多的人,为他们提供完善的医疗健康保障服务。

  2、我们算是给中国的公益领域的创业者打了个样,其实创业做有社会价值的事情不一定非得注册公益基金会或者非盈利机构,做公司也可以。

  3、相信我们可以成为一家用科技手段改变世界的公司,这个不算改变世界格局,但是我们认为我们做的这件事情还是很有意义的,毕竟这个世界的改变不是一家公司做了很多,而是很多创业公司进步了一点点。

  另外,我们公司有几个牌照或资质,1、由保监会颁发的全国性保险经纪公司牌照;2、 民政部审批通过的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我们这批共发了9家公司,其中互联网公司有美团、滴滴、水滴筹、易宝支付等,互联网公司的加入必将促进传统公开募捐平台的发展。

  主持人:我记得刚开始时候你说,你在医院得到的感悟就是,坚持做正确的,有挑战的事情,而不是容易的事,今天的分享让我们了解到水滴在做的事,做事的理念和秉承的价值观。今天非常感谢沈总的分享,创业是一条不归路,永不放弃!

  沈鹏:原《财经天下》杂志记者朱晓培前段时间采访我写的《对话水滴筹沈鹏:从野蛮增长到经营信任,创业两年“SB速率”接近峰值》这篇文章算是我今天分享的补充吧,水滴公司还在创业初级阶段,也欢迎大家多提建议,感谢主持人,感谢大家!




关注ITBear科技资讯公众号(itbear365 ),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网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返回网站首页 本文来源:互联网

本文评论
数字广告行业乱象丛生 Lucidity致力于用区块链重塑行业协议
Lucidity,全球首个透明化的、值得信赖的数字广告区块链协议,于近日正式通过主流媒体窗口,向大众...
日期:06-11
5000万用户数据被盗!它能解决让Facebook头疼的问题?
  当数据保护遇上区块链。
  最近小扎比较烦:因为 Facebook 这两天又摊上大事了...
  ...
日期:06-05
数字身份赢得V神青睐  看IDHub如何破解数字身份的基因密码
6月3日,“2018以太坊技术及应用大会(中国)”在北京正式举行,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
日期:06-04
知道创宇同日与火币网、Bit-Z达成战略合作 加速区块链安全市场布局
2018年5月24日,国内云防御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安全公司知道创宇传出消息,在当天几乎同时与火币网、Bi...
日期:05-25
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区块链研究中心正式成立
5月20日,在清华大学主办的2018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学院与凡普金科众企...
日期:05-20
中农网·沐甜科技推出糖业溯源平台:区块链技术初体验
日前,受云南糖业协会委托,中农网旗下沐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研发的“云南糖业溯源平台”...
日期:05-17
IDHub助力全国首个“区块链+社区矫正”应用禅城发布
近日,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召开“区块链+社区矫正”项目建设应用前景及立法建议情况新闻发...
日期:05-14
多种措施出台 迅雷玩客云迎利好
4月底,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简称:工信部)动作频频,不论是宣布将于2018年推动制定宽带上...
日期:05-06
花链区块链助推中国鲜花产业发展
2018,区块链成了喻户晓的“爆款”名词。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因为无国界的特点,在互联网+的升级中,引发全球范围内的金融科技的发展可谓势不可挡。
日期:05-03
信用缺失的年代,迅雷链能做什么
在当今的大数据时代,个人蕴藏着巨大价值。然而社会中普遍存在的个人数据泄漏等问题令人担忧,但绝...
日期:05-01
迅雷全球区块链应用大赛设百万奖金招贤
在区块链引起全球范围创业热潮的同时,区块链“脱虚向实”的呼声也越来越高。为了寻找国...
日期:05-01
迅雷链克:区块链和共享经济是共生关系
近日,迅雷集团与极客邦科技联合主办的“链创未来”区块链应用价值技术大会在北京举行,会...
日期:04-27
全球首款糖果区块链手机线下首发
4月26日下午,以太雾(Ethereum fog)携手糖果宝打造的全球第一款“糖果块链手机”S11BK的...
日期:04-27
火币网比特币:印度储备银行力赞区块链技术为仿制品克星
对于活跃在比特币行业的人们来说,前不久发生的一些事使得这一切开始变得有意义,而其他行业的人们还在...
日期:2015
聚焦区块链  比特币交易平台火币网首度亮相陕西
比特币区块链技术什么? 12月27日,由宝鸡市互联网协会电子商务工作委员会主办的2015宝鸡市互联网大会召开...
日期:2015
区块链遇热捧,比特币交易平台火币网亮相轰动江苏
继上海、湖南、湖北、安徽、内蒙、大连之行后,这次,火币网来到了比特币交易第4大省——江苏...
日期:2015
火币网比特币:美联储加息后的100个小时
根据中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火币网行情显示,比特币/人民币(6.4817, 0.0024, 0.04%)昨日小幅走高至295...
日期:2015
火币网联合创始人杜均 比特币交易平台的1万亿目标
似乎任何新生事物的诞生与成长都有一个毁誉参半的过程,虚拟货币概莫能外。
日期:2015
未来5年货币供应增长13%!火币网李林预言区块链颠覆金融
12月18日,中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火币网创始人李林出席在北京举办的2015金融时报年会,与200多位金融...
日期:2015
火币网技术副总裁张健 出席中国第二届CTO高峰论坛
12月17日,中国第二届互联网+电商CTO高峰论坛在上海召开。中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火币网(www.huobi.co...
日期: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