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Bear旗下自媒体矩阵:

高光已过:马斯克恐无缘再夺世界首富

   时间:2023-01-11 14:37:28 来源:新浪科技发表评论无障碍通道

北京时间 1 月 11 日下午消息,据报道,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从来不缺头衔,他甚至为自己量身定制了“Chief Twit”和特斯拉“Technoking”这种专属名号。然而,有一个他曾经拥有的重要头衔,恐怕从此与他此生无缘,那就是“世界首富”。至于他今后与“世界首富”的差距会有多大,恐怕谁也说不准。

马斯克他是有史以来第一位个人财富缩水 2000 亿美元的富豪。他去年在 Twitter 上也极为活跃,从政治到疫苗,再到举债完成对 Twitter 440 亿美元的收购,他总会以阴谋论的口吻谈论一切。

想要理解马斯克过山车般的财富传奇,势必要进行一番烧脑的思考,背后难免牵扯许多宏大叙事:几个世纪以来,人们对于财富等同于才华的观点深以为然,加上疫情期间的货币大放水,便成就了大批看似拥有远见卓识的商业领袖和投资者 —— 哪怕只是昙花一现。

然而,如果回到更现实的问题,那就首先要从马斯克的薪酬说起。首先是 2009 和 2012 年的奖金增加了他持有的特斯拉股票,然后是 2018 年的一笔空前的薪酬包,再加上他使用的保证金贷款,便为这场有史以来最具爆发性的创富传奇奠定了基础。

马斯克在 2018 年获得的薪酬报创下有史以来最高的企业高管薪酬记录,甚至引发了许多股东咨询公司的尖锐批评。但令人意外的是,在股东投票环节,这项提议却以压倒性的支持率获得通过。在当时看来,那些目标似乎宏大得遥不可及。比如,其中一个目标是将这家电动汽车公司的市值增加到 6500 亿美元 —— 几乎与亚马逊、Alphabet 和微软等科技巨头当时的市值相当。

不过,如此昂贵而大胆的计划恰恰很符合马斯克的风格。对特斯拉而言,无非是为了让他能把精力长期集中在这家电动汽车公司身上。

但令人始料未及的是,特斯拉的股价果真扶摇直上,这要在很大程度上感谢马斯克的“表演”才能。到 2020 年底,它甚至在标普 500 指数中获得了令人垂涎的位置。行权价为 23.34 美元的 3.04 亿股特斯拉股票期权 —— 这原本遥不可及的财富钥匙,似乎在一瞬间变得唾手可得。

这笔奖金被分成 12 份,每一份都对应着不同的财务业绩和市值目标。目前为止,只有一份期权尚未行使 —— 以这个标准来看,绝对算得上大获成功。然而,这种安排也并非完美无瑕。

“2018 年的薪酬包显然不足以让马斯克把精力集中在特斯拉身上。”加州奥克兰社会影响基金 Nia Impact Capital 创始人克里斯汀・赫尔(Kristin Hull)说,“我想更明确地了解他在特斯拉的角色。特斯拉 CEO 的实际角色是什么?现在还是太模糊了。”

那笔天价薪酬包在特拉华州引发了一场股东诉讼。原告认为薪酬过高,而且没有达到预期的激励效果,所以应当返还给特斯拉。

在去年 11 月中旬的庭审中,51 岁的马斯克熬夜乘坐私人飞机出现在证人席上。彼时,距离他完成对 Twitter 的杠杆收购刚刚过去几周时间。该案主审法官凯瑟琳・麦考米克(Kathaleen St. J. McCormick)同时也负责协调马斯克与 Twitter 就收购交易产生的长达数月的法律纠纷。马斯克在法庭上表现得非常淡定,他把自己描绘称一个迫于无奈担任 CEO 的工作狂,而在薪酬问题上,他也号称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尽管麦考米克尚未宣判,但市场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判决。

撕裂的财富

由于特斯拉面临激烈竞争,加之降价后的交付量仍未达到预期,导致该股自 12 月 1 日以来累计下跌 39%。同期,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 100 指数跌幅仅为特斯拉的五分之一。而多年以来一直通过保证金贷款为自己筹集资金的马斯克,也很自然地丢掉了世界首富的宝座。根据彭博亿万富豪指数,马斯克目前的净资产约为 1294 亿美元,较巅峰时期缩水逾 2100 亿美元。

身为 Twitter 投资者,富达投资已经将 Twitter 的估值下调到马斯克收购价格的一半以下,原因是该公司的广告收入大降且贷款成本飙升。这意味着马斯克持有的 79% 的 Twitter 股份目前仅价值 116 亿美元 —— 他之前曾经多次抛售特斯拉股票,并融资 220 多亿美元才得以收购该公司。

圣塔克拉拉大学法学教授史蒂芬・戴梦德(Stephen Diamond)主讲证券法,并为机构投资者提供公司治理咨询服务。他表示,马斯克获得了一份特斯拉股票期权,条件是要不遗余力推升估值。但令他们始料未及的是,这位品行古怪的 CEO 套现 400 亿美元股票后,将其中大部分都用来高价收购了另外一家公司。

“董事会赚了几百万,他赚了几十亿。”戴蒙德对马斯克评价道,“但始终存在一种风险:他有可能在短期内利用这一点,把公司晾在一边。”

目前,马斯克的财富基石是他在 SpaceX 持有的 42% 的股权。当他 2002 年创办这家火箭公司时,特斯拉还没有创办。这家私有公司的估值也一路攀升,在最近一轮 7.5 亿美元的融资中或第了 1370 亿美元的估值。

但关键在于,马斯克可能无法像利用上市公司特斯拉那样利用他旗下的 SpaceX、Boring Co 或 Neuralink。他利用保证金贷款为自己旗下的高估值企业提供资金,由此推升了他在富豪榜上的排名。他最初计划在收购 Twitter 时也使用这种贷款,但在市场波动导致特斯拉股价下跌后,他在去年 5 月调整了融资方案。

保证金问题

特斯拉股价暴跌后,便出现了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银行何时会要求马斯克追加保证金?

目前还没有明确答案,而任何的估算都存在一个问题:仅通过股价波动和证券申报文件很难了解具体情况。马斯克及其家族办公室总经理杰瑞德・伯查尔(Jared Birchall)尚未对此置评。

特斯拉 2022 年的代理文件显示,截至去年 3 月底,马斯克已经将其持股的约 52% 质押为债务担保,但并未具体披露他通过这些质押股票获得的贷款金额,也没有说明具体条款。

然而,最初作为 Twitter 融资方案一部分的保证金贷款协议还是提供了一些线索。

根据当时的条款,他可以按照 20% 的抵押资产价值比贷款 125 亿美元,如果这一数字达到 35%,就需要追加保证金。届时,他要么质押更多特斯拉股票,要么降低贷款规模,或者二者同时进行。

假设采用同样的条款,按照 3 月 31 日 359.20 美元的特斯拉股价,马斯克能以价值约 960 亿美元的股票贷款 192 亿美元。

“明智之举”

随着特斯拉股价一路下跌,10 月 14 日应该就已经达到了 35% 的触发条件,该股当时收盘价为 205 美元。要恢复 25% 的比率,马斯克必须追加价值 220 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或者偿还 55 亿美元贷款。

几周后,马斯克抛售价值 39.5 亿美元股票 —— 而在此之前,他曾在 4 月和 8 月两次表示,自己的抛售行为已经结束。目前还不清楚究竟是他需要为收购 Twitter 筹集更多资金,还是保证金贷款使然。

在他开始抛售这些股票后,特斯拉股价截至 12 月 12 日又下跌 19%,那时,他又开始抛售 36 亿美元股票。而就在几天前,马斯克还发推文称,在面临宏观经济风险时,不对任何公司使用担保金债务是“明智之举”。

如果 11 月和 12 月两次抛售股票变现的大约 76 亿美元还不足以彻底消除保证金债务风险,那背后的计算就会变得非常复杂。

从理论上讲,马斯克的未偿贷款仍有 117 亿美元。如果没有其他资金偿还贷款,后续的股价下跌将迫使马斯克继续抵押更多特斯拉股票。

如果马斯克将他剩余的特斯拉股票全部抵押,就有足够的资金担保债务 —— 除非股价跌破 79 美元。本月早些时候,该股曾经跌至 101.81 美元,五周内下跌近 50%。

在此之后,马斯克 2018 年获得的期权可能很难充当保证金贷款的抵押品,因为这些股票在行权后 5 年内不能出售。

未来路径

当然,即便是在特斯拉股价暴跌之后,马斯克还是有可能再度反超目前的世界首富贝尔纳・阿尔诺(Bernard Arnualt),并抵御印度能源大高塔姆・阿达尼(Guartam Adani)的竞争。

首先是 SpaceX。这家公司在方兴未艾的太空探索市场占据主导,与当年的特斯拉非常相似。

就在上周,人称“SPAC 之王”的查马斯・帕里哈皮提亚(Chamath Palihapitiya)预计,SpaceX 的“星链”太空互联网项目将于 2023 年上市,比预期提前很多。部分原因在于此举可以为马斯克“创造一丝喘息的机会”。

这就可以为马斯克提供另外一家吸引各类投资者的上市公司。

马斯克曾经表示,他对 Twitter 的宏伟计划是将其打造成其他所有应用的跳板。从他以往的言论来看,这大概类似于中国的超级应用微信。而微信所属的腾讯公司创始人马化腾个人财富为 409 亿美元,排名全球第 30 位。

但现在看来,这个野心还很遥远。马斯克仍然需要为 Twitter 寻找一名新 CEO。用他的话说,此人要“够蠢才会接受这份工作”。在收购 Twitter 时,他甚至在第一次全体员工大会上直言不讳地表示该公司完全有可能破产。

此外,特斯拉董事会也面临一大压力,他们必须要对外界证明,自己是否已经为失去马斯克这个重要 CEO 做好了充分准备。一位冰岛股东在 5 月提议让投资者投票决定,是否应当让特斯拉董事会准备一份关键人物风险报告。

更重要的是,马斯克最重视的支持者中也有一些人受够了他的滑稽行为。特斯拉大股东、亿万富豪里奥・科关(Leo KoGuan)就曾表示,“董事会缺位了。”

尽管特斯拉承认马斯克会带来关键人物风险,但该公司的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源自低利率环境和头部车企对电动汽车的后知后觉。

然而,特斯拉在过去 10 年享有的宽松竞争环境,如今已经挤满了传统车企以及 Lucid 及 Rivian 等造车新势力。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马斯克一向反对降价和打折,但特斯拉最近却多次采取这种促销手段,在电动汽车行业竞争日益激烈的中国市场尤其如此。特斯拉将于 1 月 25 日公布财报。

“马斯克真的会让这家标志性的美国公司自我毁灭吗?”法学教授戴蒙德说,“看看他的处境,真的让人难以置信。收购 Twitter 让他消化不良,只好在财务上自食恶果。”

 
因内容太旧或其它原因,不再提供查看,如有问题,请联系下方微信。
免责声明:本网信息来自于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
 
更多>同类资讯
全站最新
热门内容
媒体信息
科技学社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English Version
关闭
ITBear微信账号

微信扫一扫
加微信拉群
电动汽车群
科技数码群